快捷搜索:  

守护“微笑天使”

9月7日,都昌县大咀头附近水域,一头江豚露出水面,岸边有许多垂钓爱好(hao)者。以往同期,钓者站立的(de)地方还在水下。旱情导致的(de)水位下降及鄱阳湖十年禁渔吸引了许多江豚在此觅食。

9月7日,都昌县,江豚救护队(dui)员站在船头寻找露出水面的(de)河道垃圾。

9月7日,忙碌了一上午的(de)占柏山与队(dui)员们(men)在巡护船上吃饭。

9月7日,江豚救护队(dui)员用力拉起沉在淤泥里的(de)垃圾。这是(shi)江豚救护队(dui)员日常的(de)工作。

9月7日,都昌江豚救护队(dui)队(dui)长占柏山跳下渔船与队(dui)员们(men)一起清理干湖床上的(de)垃圾。

9月7日,都昌县,为了保障水源安全,渔政干部驾船来到观湖水厂附近水域,劝说钓鱼爱好(hao)者离开。

“前面有两头,母子豚,盯一会儿就出来了。”49岁的(de)江西都昌县江豚救护队(dui)队(dui)长占柏山站在甲板上,手指船前方的(de)水域,提醒船上的(de)队(dui)员留意江豚的(de)动态。

江豚灰色的(de)脑袋冒出湖面,又迅速沉入水下。紧跟着,又一头江豚露出水面。“这是(shi)两头江豚,后面的(de)那头个头小,是(shi)一对(dui)母子豚”。占柏山出生在鄱阳湖上,与江豚相处了49年,禁渔后从渔民转做江豚守护者。

今年7月以来,鄱阳湖地区遭遇干旱天气,水位迅速下降,湖面已经收缩成一条河,江豚面临搁浅等一系列危险。占柏山和江豚救护队(dui)员每天在湖面24小时巡查,在水面和滩涂之间守护江豚的(de)安全。

9月3日,江豚救护队(dui)的(de)船沿着湖面巡护一天,队(dui)员遇到近二十头江豚,江豚跃出水面的(de)画面虽令人(ren)欣喜,但占柏山的(de)注意力还在湖水水位下降后显出的(de)滩涂上。“能在水里跳来跳去的(de)基本都是(shi)健康的(de),巡护主要看有没有江豚搁浅在滩涂上。”

占柏山告诉新京报记者,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渔民在湖面上经常见到江豚。九十年代中后期,渔民使用柴油动力渔船,湖面上的(de)挖沙船也开始增多,鄱阳湖的(de)水质也一度恶化。

占柏山出船到湖中捕鱼,就很少再看到江豚的(de)身影。“江豚多,说明湖里的(de)鱼多。没有了江豚,说明湖里的(de)鱼也少了。”多年的(de)捕鱼经验让占柏山意识到,江豚的(de)数量变化与渔民的(de)收入存在着某种联系。

2009年,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到鄱阳湖区科研,需要经验丰富的(de)渔民带路。因熟知当地的(de)水域环境,占柏山当上了协助科研的(de)志愿者。

占柏山有着一双粗糙的(de)手,但指甲短到不能再短。这是(shi)因为所有参加救护江豚的(de)队(dui)员,必须把指甲全部剪掉,避免划伤江豚。讲述救助江豚的(de)过程时,占柏山语气中透着小心翼翼,“所有的(de)人(ren)这时候都不能说话,船上和水中的(de)队(dui)员只能用手势交流,声音太大会惊到江豚。”

靠岸后,救护队(dui)员用铺满海绵的(de)担架抬出江豚,转移到医院或深水区。占柏山伸开左臂上托,右臂向前做出从下往上的(de)环抱动作。“就像抱小孩一样,一条胳膊托着头,一条胳膊固定住尾巴。”

结束水生生物研究所的(de)志愿者服务(fuwu)后,占柏山开始做江豚保护志愿者。2019年,鄱阳湖实施全面禁捕,占柏山卸去渔民身份,专职做江豚救护队(dui)员。

占柏山有三个孩子,从小都在学校上学,假期跟着占柏山出船捕鱼。孩子对(dui)江豚更加亲切,每次在湖面远远地看到江豚都很激动。今年,占柏山最小的(de)儿子已经22岁,开始和父亲一起担负着江豚救护工作。

鄱阳湖十年禁捕后,湖中的(de)鱼、蚌和候鸟也逐渐增多。占柏山明显感觉到,近两年,湖区可观测到的(de)江豚数量在变多,“几乎每天都能在湖上看到江豚”。

如今,持续的(de)干旱让江豚面临又一次考验。都昌县渔政执法大队(dui)工作人(ren)员詹定鹂担心,干旱天气若持续,鄱阳湖冬季的(de)水位有可能达到历史最低点。水质恶化、食物资源短缺,江豚搁浅或被困的(de)可能性增加。人(ren)类活动密集,对(dui)江豚构成的(de)威胁将进一步加重。

詹定鹂,他(ta)们(men)制定的(de)应急预案中,对(dui)江豚保护有一系列的(de)举措,加强沙坑等重点水域巡护,加强对(dui)母子豚的(de)重点关注等。都昌县在全县重点水域乡镇组建(jian)了17支护渔队(dui),263名护渔队(dui)员,24小时全天候巡查湖面。

提及江豚可能遭遇的(de)危机,詹定鹂仍紧蹙眉头。“不能人(ren)为干涉太多,但又要有效保护”,在他(ta)看来,在加强湖区巡护的(de)同时,还要大力宣传江豚保护,动员更多群众参与到江豚保护的(de)行动中来。

C06-C07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聂辉

C06-C07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斯诺登被给予俄罗斯国籍之后……

甘宇离开重症监护室 讲述泸定地震后野外生存的(de)17天

安倍国葬今举行!逾4000名宾客出席 动员2万警力维安

拉岛国对(dui)抗中国?美国别忘了自己造就的(de)“伤心太平洋”

辅助驾驶功能新车市场渗透率超三成 是(shi)否“鸡肋”引热议

国庆多地倡导就地过节 机票量价齐升 国际航班均价大涨

秋冬流感叠加新冠,多地为重点人(ren)群免费接种疫苗

“我(wo)的(de)孩子这么好(hao),怎么会得病?”

岳海鹏:百年乒乓,小球如何转动大球?

不想生不敢老?中国寻解“成长中的(de)烦恼”

伍德克:中国强劲的(de)增长模式将会持续

甘宇讲述17天自救经历:摸地上野生猕猴桃吃

最美基层民警孙益海:一条腿一根拐,撑起百姓一片祥和天

日本民众举行抗议活动 欲对(dui)安倍国葬反对(dui)到底

文旅部拟规定:网上演唱会等应先取得经营许可证

关于在联大期间“爆粗口”的(de)争议 尹锡悦终于回应了!

口腔种植体集采即将开展 多家上市公司(gongsi)(gongsi)积极回应

泽连斯基:乌克兰已从美国获得了先进的(de)防空系统

江豚,天使,湖面,微笑,巡护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11人留言! 共有:91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